當前位置: 菜鳥理財 > 學堂 > 財富分享
中國式父母:活著是臺印鈔機,死要變成一堆人民幣……
作者 : 大貓財經 2018-11-07 15:03 54612 231

核心提示:不論在哪里奮斗,得承認,父母是永遠的港灣,這種依賴不僅是在精神上,更有精力和經濟上的扶助。

01

周末的時候,貓哥去醫院看望一個朋友的媽媽,重癥晚期,從四川來京手術,雖然很不樂觀,但她的臉上還是掛著笑,歷數著自己的好運氣:中過兩百塊錢的彩票,車禍幸存,之前的腫瘤檢查為良性等等。

朋友出去的時候,她才顯得有點沮喪:為了給自己治病,女兒太累了,聯系醫院,找好醫生,同時還要帶兩個孩子,還得上班,而自己卻一點也不能幫忙,她后悔自己沒早點買個壽險,甚至希望自己出個交通意外,這些都能幫她給女兒留下一筆錢…….

聽著讓貓哥感動,這就是典型的中國父母,在自己最艱難的時刻,仍舊想著孩子,一想到自己活成了負擔,就萬般愧疚,哪怕用最極端的、最不合適的方式,也希望家人能過得更好,活著是臺印鈔機,死了也要變成一堆人民幣。

她的女兒曾經走得順風順水,獨生女,一路學霸考上清華,畢業進外企,一路拼殺到中層,有房子有孩子,又響應國家號召要了二胎,看起來日子過得不錯。

但從2017年似乎好日子戛然而止了,老公失業再創業,每天壓力山大,婆婆本身就有嚴重的心臟病,受此影響一股急火上頭住了醫院,每天藥不離手了,而她自己因為生孩子遭遇無法突破的職場天花板,打定主意開始混日子,但依舊不容易,到了今年,母親生病,錢和精力都成了大問題,孩子還小,老大在讀小學,家長群里還有太多的任務要完成,客戶要的方案還沒出來,老二又在一旁哭鬧。

她有時想起母親時會在車里放聲痛哭,盡管曾經對父母有過各種不解和微詞,但年齡到了,事就來了,也更能理解了,她覺得自己慢慢的也活成了他們的模樣。

不論在哪里奮斗,得承認,父母是永遠的港灣,這種依賴不僅是在精神上,更有精力和經濟上的扶助,壓力無處不在,可能,這種血脈里傳承的代際支持,是我們一代代繁衍不息的密碼吧。貓哥征集了9個案例,來看看這些有笑有淚的生活。

02 “六十歲的漂一代”

在每個中小學、幼兒園門口,等待接孩子的多是他們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因為上學很早,下學也很早,任何在職場上有想法的父母基本都沒辦法完成接送孩子的任務,于是長輩的余熱再度發揮,他們從故鄉啟程,奔赴子女所在的地方,成為高齡的“漂一代”。

貓哥的鄰居曾阿姨,就是這樣的“漂一代”,她教了一輩子書,好容易熬到退休卻沒盼來自由的晚年,面對兒子帶孩子的請求,她說自己沒法拒絕,這一帶就是十年,她每天所做,就是打掃衛生、安頓一家人的飲食,接送孩子上下學,“忙得沒空去跳廣場舞”。

與瑣事相比,婆媳關系難處更讓曾阿姨難受。

起床太晚、不固定飲食、愛玩手機、輔導學習容易發火…….每件小事都可能燃起婆媳間的言語交鋒,最近又發生了大爭吵:平常兒子一個月給四千塊供日常買菜等等開銷,八月份她回了趟老家,媳婦叫來自己的爸爸幫忙,老爺子走時說一個月有兩千就夠了。

這句話埋下了爭吵的導火索,曾阿姨說,我現在買啥都開發票、記賬,六十多歲了還得漂在外面,活得沒這么累過。

03 老后分居

李叔文藝兵出身,走起路來大步流星,他每年來上海一兩個星期,因為住不慣也住不下。

說他來看女兒、外孫女,不如說他來看老伴。自從外孫女出生,老伴就從陜西來京照顧,轉眼六年過去了。

因為還要照顧自己的母親,李叔沒辦法同來,他們夫妻感情極好,老伴也是干文藝的出身,以前還時不時的夫唱婦隨,琴瑟和諧,兩人 本來計劃很多,去意大利聽歌劇,去維也納看演出,最不濟也得走遍大川名山,“完全沒實現,反倒更慘了,一輩子感情好好的,沒想到老后分居了,居委會新來了人,我都會跟人家說聲老伴去上海了,擔心人家把自己看成喪偶的。”

當然,這也不是沒有好處,他們被迫學會了視頻聊天,有時會聊著聊著都哭了。

04 候鳥回不去的故鄉

二代們能理解這種苦悶,但是無解。沒有父母的扶持,他們在大城市的生存將更加艱難。

丁紅的父母陪伴十年他們十年,年初父親病逝,希望落葉歸根,之后母親日漸消瘦,有對父親的懷念,也有對故鄉的思念。

她的父母來自于江西婺源,但遍地金黃的油菜花和白墻灰瓦的老房子更多時候只能存在于回憶中,他們把在京幫助女兒看成是一種義務或者責任,每年他們會回家看看,像一對候鳥,固定的路線,差不多的時間。

他們每次離京都很操心,擔心孩子們吃不好或者安排不妥貼,每次返鄉都是匆匆忙忙,而歸程都像是搬家,丁紅常常都抱怨父親帶了太多“沒用的東西”,像粉干,江西當地的特產,不算重但是體積大且易碎,所以父親總是自己親自看護一路到京,子女們會說這些東西郵寄也可以,但是老父親總是笑笑,他固執的選擇自己的方式,可能是出于習慣。

那一代人一直面臨短缺的年代,糧食不夠吃、衣服要憑票、水電要限制,所以一直有節儉的習慣和搶奪資源的意識,即便日子好了也很難改,這是滲入基因的東西。

父親走了,再也沒人給丁紅帶這些不值錢但是溫情無限的東西了,“他們更像蠟燭,燃燒到最后一刻都要照亮兒女”。

05 永遠的錢包

1981年,作家馮驥才到泰山玩,有感于挑山工的辛苦而寫了《挑山工》這篇文章,入選過中學和小學的教材。三十多年過去了,這個行當仍舊存在。

上個月貓哥去泰山,發現還有不少女性挑山工。

雖然身材嬌小,但她們每次背150斤的貨物上山,一天往返幾趟,徒手登山已經非常累,何況背著比自己還要重的貨物,有些男子都受不了這樣的重擔。她們每月收入四五千元,貓哥跟一個女挑山工閑聊,她每月將自己的花銷控制在三四百塊,剩下的錢,要存下來幫兒子買房!

聽到的人無不感慨。

農耕民族對土地和房子的感情怎么渲染都不為過。經過幾輪普漲,依靠年輕人自己已經無法戰勝房價,于是六個錢包買房成為常態。

社科院做過調查,超過60%的年輕人在買房時得到過父母的幫助。他們從賺幾十塊錢工資的時候就開始儲蓄,經過不斷的收入上漲和各種收入的匯集,終于攢下來人生最大的財富,但多數人的積蓄趕不上房價,為了子女在城市立足,為了能夠娶妻生子,更為了能夠獲得附加在房產上的受教育等權利,舉家族之力買房成了共識。

就像古時的家族,如果希望光宗耀祖,只好傾盡幾家人的財力供養子侄輩讀書科舉,一旦高中則承擔家族階層上升的責任和義務,如果類比,也算是另一種風險投資。只是到了現在,這種努力全都匯聚成一個事:買房。

06 “父母要來了”

六個錢包買房的后遺癥不小,對于很多父母來說基本掏光積蓄,如果沒有好的養老金,老后生活是個問題,與兒女同住是個選擇,但是這讓不少本來穩定的家庭橫生波折。

“父母要來了”,這個問題讓老葉傷神。

老葉在京快20年了,有房有車有孩,很平靜的小日子,但多兩個人就難了。

首先是房子,90平米的兩居室,三口之家,女兒日漸長大要有獨立的房間,父母來了住哪?不是短期的旅游,而是很長期的生活。

對于這個要求,老葉是無法拒絕的。他是獨子,父母在東北,90年代經歷了下崗潮,幾千塊錢買斷工齡開始自謀職業,擺過地攤、支過早點鋪子,一點點攢錢,困難時付不出老葉的學費,天道酬勤,最微不足道的生意撐起了一家人的天,支撐老葉大學畢業,而到了需要買房時,父母居然還變戲法一樣拿出40萬……

從來沒想過改善住房的老葉不得已把這個問題提上日程,十年沒買房,價格漲了幾倍,雖然老房子很值錢,而父母為了來京還帶來一筆積蓄,但他需要一個140平米左右的三居室才夠,看中的房子基本都超過900萬,這樣就需要一筆貸款,剛剛還完房貸的老葉還得重回房奴的行列。

“也沒啥挺不過去的,就是別出啥意外。”一家人現在努力鍛煉身體,爹媽很清楚,如果他們生病倒下,他們家這艘小船會變得非常艱難。

07 “對不起你”

小縣城、農村里焦慮的父母更多。

因為缺少收入的來源,他們的子女在婚嫁時屢屢受挫。

《財經》雜志記錄過一個案例,河北滄州某縣地稅局的公務員尹成經人介紹與第三任女友相處半年,又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縣城里的婚嫁就是一場談判,尹成的父母在當地農村,尹成研究生畢業后父母幫他在縣城里買了一套房,但是女友家庭要求訂婚當天帶20萬元的現金,同時在鄰縣再買一套房,方便看女方父母,這遠遠超出了尹成家庭能夠承受的范圍,尹成月工資不到4000,父母已退休,于是,這場婚姻的結局是典型的“縣城式分手”,戀人成了熟人,再見如賓,沒什么波瀾。

尹成覺得還好,但是父母很難接受這樣的打擊,兒子的年齡越來越大,但父母的能力越來越小。

彩禮,這種很中國特色的習俗是很多男孩子父母的心病,他們把兒子晚婚或者無法結婚的原因歸結為自己的無能,如果有處理這個問題的辦法,很多父母甘愿付出一切。

08 做彼此的醫生吧!

父母和子女能在一起的還算不壞,空巢老人的問題日益嚴重,但沒有什么好的解決辦法。

北大、清華的行政部門每年要花很多時間去關照學校早已退休的老教授們,都是國家級的大教授,但是子女基本都在國外,說起來都很成功,但是老人們的生活遠沒有人們想的那么好。

買菜、做飯、洗澡、家務事都是麻煩。所以,像錢理群教授干脆賣了房子住進了養老院,“至少生活上可以更方便一些”,但不是每個老人都有這樣的勇氣,每月兩萬的費用,也不是每個家庭都能承受。

最可怕的是疾病。不久前有篇熱文,一對老人,子女清華人大畢業,但一個在國外一個在北京,留在省城的老夫妻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老太太患有嚴重的心臟病,老伴兒患有嚴重的高血壓。日常生活中,他們是彼此的醫生,一個替另一個量血壓,一個監督另一個按時服藥。他們知道控制病情的重要性,而且心里都很清楚,一旦其中一個倒下了,另一個都沒力氣將對方背出家門。

突然有一天老太太的心臟病突發,幸虧鄰居幫忙,打電話叫來了120急救車,但車剛走,留在家的老伴兒也感到天旋地轉,就地躺在了地板上。一直等到第二天,鄰居才發現了他……

他們很擔心,這是不是未來的常態,也很擔心,新聞中常說的死去很久才被發現的事情是不是會在自己身上出現。

09 “我們都好”

不過即便如此,空巢老人們有再多的不便和憂慮,在面對異鄉兒女的問候時,他們最常說的卻是“我們都好,不用擔心”。這是他們掛在嘴邊的謊言。

一個花名“漁樵”的寫下了自己的經歷。

漁樵在美國讀博士的時候,老爸53歲,突發大面積腦梗加腦出血,在醫院搶救一星期,大夫沒想到他能活下來,但最終大難不死。老爸在病重的時候囑咐老媽,說別告訴兒子他生病了,讓他把博士讀完。漁樵被瞞了一兩個月,輾轉詢問終于知道老爸死里逃生。但是兜里的錢不夠回來的機票,焦慮無比,痛苦萬分。老爸雖然沒有癱瘓,但生活依舊不能自理,這件事直接改動了漁樵的人生規劃,為了多賺點錢抗風險,畢業之后果斷放棄學術圈直接去業界賺錢。

類似的經歷很多人都應該有吧,父母會在某個合適的時間說出他們的故事,像講述別人的事情一樣,但越是輕描淡寫卻越能讓你我揪心。

社交媒體日漸發達,很多人都害怕半夜突然響起的電話吧,可能那時,再也沒有“我們都好”這句話了。

10 養你到天荒地老

最無奈的、最可憐的父母則是那些不斷被啃老,養出巨嬰的父母。

貓哥身邊就有這樣的例子,樂成早年是父母的驕傲,名校畢業,海外留學回國后順利入職一著名的地產公司,未來看起來一片光明。

28歲的時候,事情逆轉了。

樂成辭掉工作,宅在家里。父母開始時以為是暫時的,但他就是這么宅著,足不出戶,睡覺、打游戲、看書。

兩年時間一晃而過,30歲的時候,父親發現癌癥,為了治病花了不少積蓄,那段時間也是樂成出門最多的時候,在醫院他結交了一個朋友,之后開始變得愿意出門了,但他不是去工作,他受朋友感染癡迷于德州,每天出入各種牌局,下注不小,最多時一天輸贏上十萬。

可惜輸多贏少,他先逼父母拿出積蓄,之后又賣了父母的房子,之后開始借錢,他今年38歲,家徒四壁,他的父母之前在金融體系工作,積蓄不錯,但現在,老兩口租房住,樂成拿走他們大部分的養老金,這種日子不知何時到頭。

他們很清楚造成這一切的原因,但也還在憧憬,等待兒子回頭的那一天,“如果真有那天,我們做啥都行,眼下,希望自己能掙點錢,幫兒子把欠的錢先還了。”

曾經有個話題,如果孩子是你最大的投資,你有機會收回成本,甚至獲得高額的回報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貓哥知道,只是每個父母最容易做到的長線投資和價值投資,回報于他們只是一個副產品,這種溫情看起來瑣碎又矯情,卻能支撐我們度過各種艱難時刻。

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吧。

互動:你的父母和你在一起嗎?還是在老家?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菜鳥理財立場。)

文章來源/大貓財經
彩民社区特码资料